第747章 理由(二)
作者:八角珠      更新:2019-08-28 10:46      字数:5718
  第747章 理由(二)

  见明贵妃少有的竟露出了歇斯底里的一幕,靖宣更加怀疑了,“母妃,这里是不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隐衷?你不如告诉我,我替你去向父皇求情。”

  明贵妃用力将靖宣往外推,“文桑那边不是已经回信了,说给你机会么?那就是让你和靖逍凭实力说话,靖逍,当年若非我仁慈,他都未必有机会能够活到今天,早就跟着他那短命的娘一同去了。他压根没资格跟你竞争宝座,费先生那边这几日虽没送过来消息,但显然皇上已经信他到骨子里,只要咱们继续维持跟费先生的关系,等逼宫结束,文桑那边暂时先维持着,暗中继续跟东吾等国交涉,只要一切事宜确定,咱们就齐齐向文桑进攻,日后稳稳当当的坐咱们自己的皇帝,多好啊,多舒心啊!”

  “母妃,你还在说这些做什么?我知道父皇今天震怒,并且提前都没给你解释的机会,你一定很慌张,这件事情交给我,我一定会着急会向父皇说明白的。”

  连着一层血缘的关系,虽是看着皇帝对太子,皇后以及诸多其他的宫嫔们冷情惯了,但靖宣始终不愿接受,皇帝靖天恒对他们母子俩,一如对其他人一样。

  明贵妃瞧着自己宁愿沉溺在迷局之中,也不愿意拔身出来的儿子,不得已长叹一声,松开了将他往外推的手,就地坐了下来,“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要给你父皇下毒吗?为什么非逼着你夺宫么?好,我这就告诉你。”

  靖宣吞下了一大口的口水,急速的眨巴着眼睛。

  “若是知道了真相,不如你的意,你可别后悔,这是你逼我说的。”

  “母后,只要你给我一个充分的理由,证明我今天若是不逼宫,咱们母女俩就从此无活路了,那儿臣就按照你的意思办。”

  明贵妃笑的凄苦,“靖天恒,他这无情冷酷的劲儿,真是对谁都一样,我原以为,在他心底深处,是待咱们不同的,结果……”

  “母妃,你倒是说啊。”

  来到这儿已经有一会儿了,若是待会儿父皇反悔,或是派来什么人,那可就更加难以抽身了。

  “靖天恒,他根本不是你的亲生父亲,你的父亲是方氏的传人,也就是刚刚那个被靖天恒请来的高人,方辉的弟弟,方汉。我们从小相识,相知,相伴……若当时我没有选择跟靖天恒离开,也许当下我们一家三口就生活在方家,和和美美的过着我们自己的日子。”

  “母妃,你真是被气糊涂了吧,说些什么胡话,我就是父皇的儿子,千真万确,怎么会是什么方氏的子孙,这简直就是胡扯!”

  “靖宣!”

  “母妃!你不要再瞎说了,我的身体里流动可是纯正的戴南皇室的血,我跟什么方家,根本没有半点关系。”

  “靖宣,你好好想想,若非早知道你身份的事情,我怎么会放着靖天恒那深深的爱意,还给他暗中下药,我就是怕有这样的一天,怕他突然受什么人的暗中挑唆,怀疑你的身份。”明贵妃的面色苍白,目光凄惘,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,都在向靖宣昭示,她此时此刻说的才是真话。

  靖宣瞳孔紧缩,瞬间癫狂的嘶吼起来,双手捂住耳朵,冲出了屋外。

  明贵妃跌跌撞撞的跟出去,“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,我知道你一时间接受不了,但是为了咱们母子俩的性命,吩咐你的事情,一定要记得办啊!”

  等她的声音落地,靖宣的身影早已经消失在回廊的尽头了。

  明贵妃的身子靠在了门板上,双腿瞬间就像是被抽空了骨头似的,一丁点儿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  她靠着门板,一点一点往下滑,滑动到最下头,整个人瘫坐在地上。

  望着外面的蓝天,望着天上一块一块的小小云彩,她眯起眼睛,突然眼前一个面孔浮过。

  她长出一口气,突然感觉气氛不太对劲。

  适才靖宣进屋之前,明明门外守着几个宫女,怎么自己坐在门旁边,却一点动静都没有呢?

  她猛地睁开眼睛,硕大的一张脸就映在她的双眸之中。

  明贵妃“娘呀”一声,喊得很大声,幸亏门板撑着,不然整个人都要被吓得倒下去。

  “陛,陛下?”

  “方汉……是吧,朕当年便问过你,你宫内大殿之中挂着的由卓二字,可有什么来意,你说是父母喜欢的字,沾了他们的小字,加在一起,算作是对父母亲的思念,朕竟也信了。由卓,是方汉的表字对吧?”

  靖天恒一脚踹在了明贵妃的心口,只一脚,她便呕出了一大口黑血。

  只觉得屋内剧疼,像是有人用巨大的锤子狠狠锤了一下似的,随后一口接着一口的腥甜便从肚子里涌了上来。那种压根都知止不住的涌动力量。

  明贵妃哇哇吐了好几口,这才倒换过来一口气,“陛下,是在用宣儿当鱼饵,吊出臣妾心里的真相,不愧是坐拥戴南天下多年的皇帝,我最终还是输给了你。”

  “是朕输给了你,朕多年自以为深爱的人,自以为被深爱的,竟全都是一场骗局,朕不惜埋葬自己的儿子,心心念念要送上皇位的儿子,竟是旁人的种!我靖天恒,从不认输的人,在你面前,知道了‘输’这个字,怎么写!”

  他蹲身而下,一把揪起明贵妃的下巴,“你骗得朕好苦啊!”

  明贵妃放肆的笑起来,笑声狰狞,“皇上,当年是你死拉着臣妾非要带臣妾来京城的,你忘了?臣妾当时已经禀明,有不得已的苦衷。是你说不管什么苦衷,都无所谓的。怎么,如今知道了,你倒无法接受了?”

  “你闭嘴。”

  “究竟是臣妾绝情,还是你更绝情?发现事情后,你连问都没问过我,可见你心底深处,也未曾真正相信过我,靖天恒,你只信你自己!”

  “你有什么资格说朕?毒是不是你下的?”

  “是我。”

  “是不是从方汉那里拿来的?!”

  “是又怎样?人不为己天诛地灭,但这一切都是我一人所为,跟宣儿无关。"

  “放心,你的儿子,你儿子的爹,朕一个都不会少,全都会送上黄泉路,跟你作伴的,只不过,有一场好戏,必须得你陪着朕去看,就这么轻易的让你死了,岂非对不起你多年来欺骗朕的辛苦!”

  皇帝一把揪住明贵妃的脖领,像是拎小猫儿似的将她提出了门。
乐享全本小说网首……发